Saccharin

写凯东和东凯的🎺

【东凯】吃醋记

ooc,傻白甜,无关真人。

“这边二十三根,上次是三十二的。”
王凯半趴在他男人身上兴致勃勃地用他好看的小爪子数他鬓边的银丝。
“我就说诃子浸水洗头好使,对吧。过两天继续洗”
靳东侧头看着王凯聚精会神两眼放光薅他头发小模样,觉得好笑。

新戏杀青不久,小野猫的头毛还没长回来,只好将护发的热忱全移到自己身上。

“笑啥呀你。又在瞎琢磨什么?”
“唉,我觉得你三天两头薅我头发,我不光白头发变少了,迟早变成李雪第二了。”
王凯停了下来,双手捧着他哥的脸,滴溜溜的眼睛里满是真挚。
“哥,我保证,顶多帮你薅成和情侣同款发际线,绝对不弄成李雪第二。”
“嘿,你这小子还来劲了。”靳东用手拍了下小崽子的臀部。
“盒盒盒盒盒…我错了我错了…”王凯边笑着边拱着身子闪躲着。
靳东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手又撩开T恤一下一下摩挲着他的腰……

咳咳咳,别摸了……不是我不想……可昨晚折腾完,腰还酸着呢。

“哥……哥……我觉得你又瘦了,脸比庄医生小一圈了。”
为了刹车,适时地说两句好听的很有必要。
“是嘛?说起这个,我演剧的时候那是被忽悠胖了。”
在腰上作乱的双手安分了下来。
转移注意力成功,王凯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比了一个小树杈。
“江湖险恶啊,同组的女演员为了上镜显瘦,自己不想着好好减肥,打歪主意给我带零食,想着等我胖了做对比,她自己也就可以显脸小了。你说都是同一个学校出来的,哪有这样坑师哥的……”
师哥……
糟了,一不留神说错话了。
空气中安静
王凯朝他哥瞪了一眼。
“哪有这样……坑校友的……”靳老师脑子转了转改口道。
王凯脸色稍霁,靳东试探着把手放到他后颈,继续顺毛。
故作可怜地说“那个……有时拍戏拍困乏就贪口了点,我这不才四岁嘛,还是个孩子,王老师原谅我呗。”
难得见他哥做低伏小的样子,王凯憋不住笑了出来,笑了两下,又努力绷了脸,左手半撑着身子,右手用手指沿着靳东的锁骨划了一条线。
“那你答应我几件事情,脖子以下的部分是专属于我的,以后拍戏不要随便露出来。”
靳东很配合地附和道:“王老师,教训的是,咱们应该以演技服众,不应以色相惑人。”
王凯忍着笑,继续说:“我不喜欢别人看到你在床上睡着的样子”
“行行行,我睡着了的样子拍起来其实也不好看。”
“还有……还有以后吻戏尽量借位拍。”
“好好好,今天我就整理一下王老师的要求,以后这几条都写进我接戏的合约里。王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靳东笑着掐了下小情人的脸。
“没有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靳东挑了下眉毛
“生扑是第几集啊?我要去观摩一下”
还以为给小猫顺好毛了,结果转头又被杀了个回马枪。
“这……我哪记得啊,都拍完大半年了。”
“你不告诉我,我找雪导问去”说着王凯作势要去够床头的手机。
靳东赶紧握住他的手,
“诶,这他也不记得了,他这会儿正忙着跟后期呢,咱就不给他添乱啦。”
讨好般亲了一下他的小爪子。
“哪有什么生扑,我跟你说,庄恕当时就锁门了,陆晨曦就吃了个闭门羹。再说了,我这辈子就只有一次被生扑过啊。”
“啊?怎么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
“两年前吧,一个小演员,长得还挺好看,我们一起上节目,正玩着玩游戏呢,突然跳我上来搂着我,腿都挂我腰上了”
王凯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好啊,靳老师,你敢臊白我……胆子够大的。”说着就把手探进了靳东的衣服,去挠他腰间的肉。
靳东忍住痒,任由他玩闹,过来一会儿,见他还不准备消停下来,干脆双臂穿过他腋下,一提溜上来,摁着后脑就亲了两下。
这两下亲的又重又响,王凯对视着靳东满溢爱意的双眸和他上挑的笑纹,霎时间就静了神,定了心,他趴俯在年长恋人胸前,听他怦怦而动的心跳,须后水清新的味道和他男人独有的气息萦绕在呼吸之间。
此刻满腔的温情让王凯有了倾述的勇气和欲望。
“现在回想起来,在录节目的时候如此妄为真的有点傻气,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要是不冲动一点,我们就会错过彼此。”
这话听得靳东心中一颤,不由自主地圈紧了怀里的人。
当年的他确实处于踟躇和犹豫之中。
不是看不见师弟眼中的爱慕,更不是未曾心动被吸引过。
只是……只是王凯太好了,干净澄澈如一泓清泉,令他不忍也不敢随意染指,加之当时王凯刚崭露头角,演艺之路总算是有了一丝曙光,如贸然重新定义和他关系,难免会让他的事业蒙上阴霾,埋下隐患。
然而即便摩羯座是天然的现实主义者,最后却无法去说服自己辜负这份深情,也无法抵抗彼此的吸引。
忆起往事,靳东不禁喉头发颤,“凯凯……谢谢你,谢谢你当初的勇敢。”
“嗯,还有呢?”
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发旋。
“我爱你。”


评论(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