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charin

写凯东和东凯的🎺

【东凯】执迷难悟(1)

      又雷又丧,阅读可能会引起不适,全是脑洞,无关真人。

      王凯出发去洛杉矶时,30寸的RIMOWA只装了两套换洗的衣物。但回程的时候,他合上行李箱的拉链却颇费了一番功夫,除了新买的各式衣鞋,最占地方的还数六瓶当地出的威士忌。

      到家那晚,靳东看着王凯打开那个过分拥挤的行李箱,不禁皱紧了眉头,“怎么又买那么多酒?”。

      “这些都是当地酒庄限量生产的,也不都是我自己喝,有一半要送侯总和孔导。”王凯没停手,继续闷头哐哐当当地整理着。

      “ 都记得给他们礼物,那我的呢?”靳东坐在沙发上打趣他。

       王凯随意地翻找了几下,从箱底下抽出一盒被压得变形的巧克力递了过去。

       靳东扫了一眼王凯的脸色,心下了然,这孩子出去出国逛了一圈,但气还没消尽。

 

      其实L5内饰刻字的事传了开去,真的是在靳东的意料之外。当初定制的时候,哪晓得自己定制的车要被当展品,内内外外彻底地敞开,给数十家车媒的记者,自如进出,拍照录影。

      这事说到底,也怨不得旁人,只怪靳东没提前和广告商打好招呼。L5交车仪式的新闻稿件当晚就在各大网站发了,等靳东后知后觉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撤下。可靳东依然心存一丝侥幸,只愿王凯没留意到这事儿。

      但关于靳东一切,王凯哪有不去留意的。那天在毫无准备之下,王凯刷到内饰照片的一刻,心脏如遭一击,仿佛忘记该如何呼吸。

      副驾驶座前的“東佳杰櫟”,方方正正的四个字,铿锵有力,铁画银钩,如斯紧密,竟无一丝空隙。师哥这是要借着这台车来昭告天下,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吗?

      可不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吗?结婚多年,和嫂子恩爱如昔,在外同行还会与她亲密挽手;不惑之年,还甘愿为着一双稚子而劳碌奔波,移籍香江。

      初时的惊愕过去了,涌上王凯心头与其说是难过,倒不如说是...不知该如何自处的难堪...有无数的委屈和诘问曾在王凯脑海中徘徊,最终都不知该如何诉之于口,只在第二天独自订了机票和酒店远赴国外。

 

      有心理学的研究证明,社交、锻炼和亲近自然是派遣愁绪,转换心情最有效的三个办法。

      王凯白天在浩海蓝天下,请了个半唐番学玩冲浪,晚上则让地陪领着,辗转穿梭于琳琅缤纷的商店、剧场、餐厅和酒吧之间。密集的日程安排他几乎每天回到酒店,都累得恨不得马上蒙头就睡。非常完美而充实的度假计划,但有的人就是很可恶很讨厌,即便在睡梦之中也不放过你......

      早起刷牙看着镜子里神色恹恹的自己,王凯心道:“啧,去他的‘每个梦里都有你的梦’,当初就不该唱这歌。”,继而忿忿地啐掉嘴里的牙膏沫。

       避世十数日,但该面对的人和事还是要面对。月中还有两场活动要履约,王凯默默告诫自己,毁约可是要赔钱的呀,既然爱情已经危在旦夕,那起码手上的面包要拿稳。

      临走的前两天,王凯自己拟份要买手信的清单,连初入工作室三个月的妹子都在清单之上,却唯独刻意“忘记”了靳东的那份。可真到了要准备走的那一刻,还是在机场转了一圈,到免税店挑了一盒最贵的巧克力。

      嗯,那老家伙嗜甜得很......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