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charin

写凯东和东凯的🎺

【东凯】执迷难悟(2)

     @我执 ,小鹦鹉交作业了。

      王凯见靳东愣着没有接,于是手一收,说道:“不想要就算了。”

    “要啊,谁说不要啦。”靳东急忙抓着王凯的手,并顺势把他引到自己身边坐下。

     王凯坐得有点过分端正了,梗着一口气,背挺着像板尺一样直。靳东瞅着他的脸色,把手放他肩膀上按了两下,“坐那么久的飞机,很累吧,瞧你的这儿僵的,快捏不动了。”

     眼见王凯无甚反应,靳东叹了一口气,圈拢着他的半边身子,“我知道你受委屈,心里不痛快,你朝我发火什么都好,但你一声不吭地跑去美国,微信电话全都不回。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额,也很害怕......”

     王凯几不可觉地颤了一下,终于松弛了脊背,靠了过去。靳东搂紧了他,继续说:“我向你道歉,我不该瞒着你。可她怎么说到底是孩子的母亲,面子和里子,我总得给她留一样吧。”

     这话听上去很是诚恳,细究起来却是含糊而暧昧,给她留的到底是面子还是里子,还是两样皆有?其实王凯何尝不能分辨出话有蹊跷,只不过这怀抱太吸引,沉溺当中难以自拔罢了。

     靳东落下一吻在王凯的额头,柔声地问:“明儿早想吃什么?崇文门那家的三鲜豆皮要吃吗?想吃明儿给你买去。”

   “不想吃......”

   “那想吃什么?.”

   “大猪蹄子...”,王凯说完看着靳东,忍不住笑出声,眼里藏了十二分狡黠。

     靳东失笑,小孩儿拐着弯儿来骂我是吧,却也不恼,只把声音压低了几分凑近对他说:“原来不是想着早餐,想吃夜宵是吧?你会吃吗你?猪肘子可得咬着吃啊。”

     这个“咬”字被刻意拖长了音节,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王凯不成想被师哥反调戏,扁了下嘴,反驳道:“算啦,不想了,肉太老了,怕咬不动”

     “咬不动啊,那就先含着。”靳东边说着,就已经开始按捺不住,解开他的衣领,吻了过去。

     小别多日,肌肤相亲,催动情欲,缠绵的吻如燎原火势般一发而不可收。

     “等等...你先等等”王凯虽被他吻得有点飘然,但到底还是记得自己还未曾洗漱,遂轻推开靳东站了起来,“你先回房间等我,我洗完澡再陪你,很快的....”

      靳东的裤裆已经撑起来,抬头瞪着那到嘴边又溜开的师弟,努力压下邪火,平复呼吸,拍了两下王凯的臀,不甘不愿地说道:“去去去,别泡澡啊,冲完身子就赶紧出来。”

      靳东在客厅听着淋浴的水声,不由得格外心猿意马,为了静下心来,寻思着找点事儿做,看到了王凯放茶几上的手机没电,便想帮着充下。结果一连上充电线,开机没多久,一通电话就进来。

      备注的名字是某位三线女明星。靳东对这个名字有印象,长得挺秀气的一姑娘,跟刚摘下的脆桃一样甜美可人。前一阵的歌唱综艺节目,这姑娘也在,当时许是为了节目效果,节目组还给她和王凯搞了个情歌对唱的小剧场。

     来电声持续了很久都没挂断,过了一会儿,才终于停了,但随即又马上响起来。靳东被这来电声扰得有点心烦意乱,又不便挂断。

     等到第三次的来电响起时候,靳东终于忍不住接了起来。

   “凯哥,怎么久才接我电话?”,这女孩儿的声音和她长相一样甜。

     可靳东这下听了只觉特别堵心,他阴着脸挂掉了电话.......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