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charin

写凯东和东凯的🎺

【凯东】非法爱情(上)


写给基友的
无关真人,三观不正,婚内出轨预警!!!而且还是凯东,接受不了千万不要看!!!不接受教育和撕叉!!!
手机码的,手机发的,格式混乱。











“钥匙呢?不是说要带过来还给我吗?”王凯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对面男人。
靳东有些局促不安,他很不习惯王凯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斟酌着地开口道:“王凯,我们快两个月没见面了…我想…”
“别的话就没有必要说了”,王凯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你说我欠你最后一面,现在也见到了。钥匙留下吧……谢谢你专程送过来。”
靳东脸上一滞,不敢相信苦苦恳求下得到的见面机会被如此敷衍对待,不甘心地继续说道,“凯凯,如果你要我抉择的话,你知道我会选你这边,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去处理…”
“靳东,你别太自恋了。”王凯轻嗤打断他,“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没空也没兴趣玩以退为进,借机上位那套,也还不至于那么寡廉鲜耻。”
王凯顿了一下,冷静地注视着靳东说道,“过去我喜欢过你不假,现在不喜欢你也是真的。这种关系,开头是挺刺激的,但我现在已经腻了,如果你不想我讨厌你的话,也请你不要再纠缠不休了。”
靳东露出受伤的神情,他试图从那好看的圆眸中找出一点破绽。只可惜那双眼睛虽依旧清澈明亮,黑白分明,但再也觅不到一丝情意了。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王凯移开了视线,看了一下来电,是约好的杂志主编,“我就不送你了,我这边约了人谈事。”说着拿起电话起身走向阳台。
听得身后关门声响起,王凯暗暗松了一口气,草草结束了通话, 失神地抚摸着被遗落在茶几上的钥匙,匙柄上凹凸起伏的牙花泛着冷冽的光,仿佛是小怪物正呲着嘴,要用细而密的齿咬在他的心上。


其实王凯向来行事果决,只可惜在感情上就未免就有点拖泥带水。分手的念头很久前就已经有,起因是反反复复做同一个梦——一个小男孩儿仰着挂着泪的小脸,抓着他的裤腿,小声地啜泣着说“哥哥,妈妈让我来求求你把爸爸还给我们,你让我爸爸回来好不好?”,梦里那小孩儿的眼睛和他爸爸太像了,他无法不为之揪心难过,而每次醒了之后,负疚感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冲击着他的心。
梦里的事,王凯从没向靳东提起过,怕一说出口了,天平一旦失衡,就会彻底输掉了他。直到另一个小孩快出生,王凯才真正下了决心了断一切。
当时趁着靳东还在香港,他顺势清空了自己小半个家,把靳东留在这儿的衣服鞋帽、茶叶茗器,相机相框,仔仔细细地分类打包送走。 临了将斟酌好几遍的信息发了出去,不出所料,几分钟内,接连十几通的来电涌进来,王凯一次又一次机械地按断,最后直接关机。
无预警单方面宣布分手,还是远程模式,真的很操蛋,王凯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
期间,靳东在他生日那天寻了个机会赶回北京找过他,当时王凯知道他一直在生日会场外边等着,犹豫挣扎了很久,到底是没敢见,怕见到了他的脸就再也狠不下心说分手。
不过就今晚看来自己的演技比自己所以为的要好一点,就是还真没想到平生所学,有一日要用来欺骗他。
王凯自嘲般苦笑了一下,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黑方,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对着一面白茫茫的墙。那墙上曾经挂满了他俩的照片,有公开活动上的合影、私底下闹着玩的自拍、没有公开的剧照,都是当时靳东执意弄上去。当时王凯笑他土,拉低他房子装修的格调,靳东圈着他脖子用气音威胁说“这叫宣示主权,你敢摘下来试试。”
落地灯旁边那张单人沙发凳是王凯在法国看中订回来,靳东很是喜欢。有一次闹冷战,两个人都不愿意先服软,到了晚上,王凯一个人睡在空荡的双人床上,而靳东就拿着把松了弦的木吉他窝在那张单人沙发上练曲儿,就是死活不肯上床睡觉。王凯在床上听到靳东断断续续弹了七遍《花房姑娘》后,终于按捺不住起身拖着靳东回房上床 ,将年长的恋人压在身下,凑到他耳边训道: “弹什么花房姑娘,这时候洞房才是正经的。”
交往两年多的时间,但真正能见面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大概还不到两月。偷来的日子太过珍贵,彼此都恨不得用尽所有力气去爱。王凯不得不承认,一直以来对靳东的爱从没有消减过,反而是越陷越深,只是越爱他,失去他的预感就强烈,而这种预感快要把他自己逼疯了……
现在好了,自己亲手结束了这一切……不会再因为害怕做梦而失眠,也不会再被可怕的预感所折磨。
仰头又灌了自己一大口威士忌,环顾已被抹走所有共同生活痕迹的家,苦笑着想,如果所有记忆也能瞬时清空那该有多好……

临睡前,王凯将见底的酒瓶和其他垃圾一并包好打算扔在楼梯间的垃圾桶里。
结果一推开楼梯间的门,不锈钢的合页发出刺耳的“吱啦”,声控灯应声而亮,只见三个小时前被“请出去”的靳东坐在台阶边上,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猛地惊了一下,指间快燃尽的烟头掉在地上,抬头时都忘了先擦掉眼角的泪痕。
王凯愣了一下,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去看那人发红的眼眶,只走了两步,手腕一使劲把黑色塑料袋投进了垃圾里,正想直接转身离去的时候,靳东伸出手,扯紧了他的衣袖。
楼梯间的供暖不太足,靳东的手指被冻得有点发白,隔着衣袖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
王凯心里默默叹气,到底是不忍心看他如弃犬般的姿态,低声劝道 “这么晚了,别在这儿待了,让人看见了不好,快回去吧。”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靳东尴尬地松了手,说道 “王凯,我送你的那个杯子,你能还我吗?”
那个杯子是靳东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当年伪装者刚播了不久,他俩一齐接了个商业活动给宝格丽站台,活动很轻松,做完正事,还剩下许多闲暇的时间,晚上两个刚勾搭在一起的人,悄悄溜到一条僻静的老街约会。那老街不长,也无甚风景可言,但两人难得有独处的时间,谁也不舍得先开口说回去,只随意选了间不太起眼的陶艺馆进去。
那个杯子就是在陶艺馆烧的,拉坯施釉都是靳东一气呵成做好的,煅烧后,靳东还买了个颇贵重的金丝楠木盒,把杯子安置好。送给王凯时,靳东说是把这辈子都送给他,王凯嘴上嫌弃他人老梗也老,到手后倒是很珍惜地收起来。
收过的其他礼物,王凯都托人还给靳东,唯独这一件,王凯想了很久,最后没舍得还回去。没想到现在靳东会突然开口要,王凯也没理由再留着。
他让靳东在客厅里等着,自己进去储藏室拿杯子。不曾想,手刚碰柜子里的楠木盒,就被尾随而来的人狠狠地搂住了。
“王凯…你是真的打算不要我了吗?” 靳东想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一开口,声音还是抖的,眼睛又酸又肿,靳东大着胆子收紧了怀抱,试探着继续说“你要是没那么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我可以搬出去的,咱俩都先冷静一下,先别说分手,好吗?”
见王凯还是纹丝不动,靳东开始慌了,口不择言地说,“你要是不想谈下去,……那只把我当炮友可以吗?”说着就去扯他束在腰间的衣服,毫无章法地吻他的后颈。
王凯背对着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靳东的眼泪流进了他睡衣领口,手还探进了nei ku去抚摸他的xing qi。
看不惯靳东这般作践自己,王凯酒气攻心,无名火起,将手里的木盒用力甩在地上。
“嘭”的一声,那天青色的瓷杯从震开的盒子里滚了出来。靳东闻声身形一滞,停了动作。王凯转身紧紧拽着靳东的衣领,冷眼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毫无温度的声音,“你偏要在我面前犯贱对吗?好啊,我可以成全你!”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