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charin

写凯东和东凯的🎺

【东凯】执迷难悟(2)

     @我执 ,小鹦鹉交作业了。

      王凯见靳东愣着没有接,于是手一收,说道:“不想要就算了。”

    “要啊,谁说不要啦。”靳东急忙抓着王凯的手,并顺势把他引到自己身边坐下。

     王凯坐得有点过分端正了,梗着一口气,背挺着像板尺一样直。靳东瞅着他的脸色,把手放他肩膀上按了两下,“坐那么久的飞机,很累吧,瞧你的这儿僵的,快捏不动了。”

     眼见王凯无甚反应,靳东叹了一口气,圈拢着他的半边身子,“我知道你受委屈,心里不痛快,你朝我发火什么都好,但你一声不吭地跑去美国,微信电话全都不回。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额,也很害怕......”

     王凯几不可觉地颤了一下,终于松弛了脊背,靠了过去。靳东搂紧了他,继续说:“我向你道歉,我不该瞒着你。可她怎么说到底是孩子的母亲,面子和里子,我总得给她留一样吧。”

     这话听上去很是诚恳,细究起来却是含糊而暧昧,给她留的到底是面子还是里子,还是两样皆有?其实王凯何尝不能分辨出话有蹊跷,只不过这怀抱太吸引,沉溺当中难以自拔罢了。

     靳东落下一吻在王凯的额头,柔声地问:“明儿早想吃什么?崇文门那家的三鲜豆皮要吃吗?想吃明儿给你买去。”

   “不想吃......”

   “那想吃什么?.”

   “大猪蹄子...”,王凯说完看着靳东,忍不住笑出声,眼里藏了十二分狡黠。

     靳东失笑,小孩儿拐着弯儿来骂我是吧,却也不恼,只把声音压低了几分凑近对他说:“原来不是想着早餐,想吃夜宵是吧?你会吃吗你?猪肘子可得咬着吃啊。”

     这个“咬”字被刻意拖长了音节,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王凯不成想被师哥反调戏,扁了下嘴,反驳道:“算啦,不想了,肉太老了,怕咬不动”

     “咬不动啊,那就先含着。”靳东边说着,就已经开始按捺不住,解开他的衣领,吻了过去。

     小别多日,肌肤相亲,催动情欲,缠绵的吻如燎原火势般一发而不可收。

     “等等...你先等等”王凯虽被他吻得有点飘然,但到底还是记得自己还未曾洗漱,遂轻推开靳东站了起来,“你先回房间等我,我洗完澡再陪你,很快的....”

      靳东的裤裆已经撑起来,抬头瞪着那到嘴边又溜开的师弟,努力压下邪火,平复呼吸,拍了两下王凯的臀,不甘不愿地说道:“去去去,别泡澡啊,冲完身子就赶紧出来。”

      靳东在客厅听着淋浴的水声,不由得格外心猿意马,为了静下心来,寻思着找点事儿做,看到了王凯放茶几上的手机没电,便想帮着充下。结果一连上充电线,开机没多久,一通电话就进来。

      备注的名字是某位三线女明星。靳东对这个名字有印象,长得挺秀气的一姑娘,跟刚摘下的脆桃一样甜美可人。前一阵的歌唱综艺节目,这姑娘也在,当时许是为了节目效果,节目组还给她和王凯搞了个情歌对唱的小剧场。

     来电声持续了很久都没挂断,过了一会儿,才终于停了,但随即又马上响起来。靳东被这来电声扰得有点心烦意乱,又不便挂断。

     等到第三次的来电响起时候,靳东终于忍不住接了起来。

   “凯哥,怎么久才接我电话?”,这女孩儿的声音和她长相一样甜。

     可靳东这下听了只觉特别堵心,他阴着脸挂掉了电话.......

 


【东凯】执迷难悟(1)

      又雷又丧,阅读可能会引起不适,全是脑洞,无关真人。

      王凯出发去洛杉矶时,30寸的RIMOWA只装了两套换洗的衣物。但回程的时候,他合上行李箱的拉链却颇费了一番功夫,除了新买的各式衣鞋,最占地方的还数六瓶当地出的威士忌。

      到家那晚,靳东看着王凯打开那个过分拥挤的行李箱,不禁皱紧了眉头,“怎么又买那么多酒?”。

      “这些都是当地酒庄限量生产的,也不都是我自己喝,有一半要送侯总和孔导。”王凯没停手,继续闷头哐哐当当地整理着。

      “ 都记得给他们礼物,那我的呢?”靳东坐在沙发上打趣他。

       王凯随意地翻找了几下,从箱底下抽出一盒被压得变形的巧克力递了过去。

       靳东扫了一眼王凯的脸色,心下了然,这孩子出去出国逛了一圈,但气还没消尽。

 

      其实L5内饰刻字的事传了开去,真的是在靳东的意料之外。当初定制的时候,哪晓得自己定制的车要被当展品,内内外外彻底地敞开,给数十家车媒的记者,自如进出,拍照录影。

      这事说到底,也怨不得旁人,只怪靳东没提前和广告商打好招呼。L5交车仪式的新闻稿件当晚就在各大网站发了,等靳东后知后觉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撤下。可靳东依然心存一丝侥幸,只愿王凯没留意到这事儿。

      但关于靳东一切,王凯哪有不去留意的。那天在毫无准备之下,王凯刷到内饰照片的一刻,心脏如遭一击,仿佛忘记该如何呼吸。

      副驾驶座前的“東佳杰櫟”,方方正正的四个字,铿锵有力,铁画银钩,如斯紧密,竟无一丝空隙。师哥这是要借着这台车来昭告天下,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吗?

      可不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吗?结婚多年,和嫂子恩爱如昔,在外同行还会与她亲密挽手;不惑之年,还甘愿为着一双稚子而劳碌奔波,移籍香江。

      初时的惊愕过去了,涌上王凯心头与其说是难过,倒不如说是...不知该如何自处的难堪...有无数的委屈和诘问曾在王凯脑海中徘徊,最终都不知该如何诉之于口,只在第二天独自订了机票和酒店远赴国外。

 

      有心理学的研究证明,社交、锻炼和亲近自然是派遣愁绪,转换心情最有效的三个办法。

      王凯白天在浩海蓝天下,请了个半唐番学玩冲浪,晚上则让地陪领着,辗转穿梭于琳琅缤纷的商店、剧场、餐厅和酒吧之间。密集的日程安排他几乎每天回到酒店,都累得恨不得马上蒙头就睡。非常完美而充实的度假计划,但有的人就是很可恶很讨厌,即便在睡梦之中也不放过你......

      早起刷牙看着镜子里神色恹恹的自己,王凯心道:“啧,去他的‘每个梦里都有你的梦’,当初就不该唱这歌。”,继而忿忿地啐掉嘴里的牙膏沫。

       避世十数日,但该面对的人和事还是要面对。月中还有两场活动要履约,王凯默默告诫自己,毁约可是要赔钱的呀,既然爱情已经危在旦夕,那起码手上的面包要拿稳。

      临走的前两天,王凯自己拟份要买手信的清单,连初入工作室三个月的妹子都在清单之上,却唯独刻意“忘记”了靳东的那份。可真到了要准备走的那一刻,还是在机场转了一圈,到免税店挑了一盒最贵的巧克力。

      嗯,那老家伙嗜甜得很......


今日连空气都是甜的……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2018.3.13就是剩下的那一二😂,给两位比❤,要幸福哦🌹。

【凯东】非法爱情(下)

无关真人,三观不正,婚内出轨预警!!!而且还是凯东,接受不了千万不要看!!!
手机码的,手机发的,格式混乱。

坏车

 @我执  我写完(下)了~

【凯东】非法爱情(上)


写给基友的
无关真人,三观不正,婚内出轨预警!!!而且还是凯东,接受不了千万不要看!!!不接受教育和撕叉!!!
手机码的,手机发的,格式混乱。











“钥匙呢?不是说要带过来还给我吗?”王凯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对面男人。
靳东有些局促不安,他很不习惯王凯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斟酌着地开口道:“王凯,我们快两个月没见面了…我想…”
“别的话就没有必要说了”,王凯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你说我欠你最后一面,现在也见到了。钥匙留下吧……谢谢你专程送过来。”
靳东脸上一滞,不敢相信苦苦恳求下得到的见面机会被如此敷衍对待,不甘心地继续说道,“凯凯,如果你要我抉择的话,你知道我会选你这边,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去处理…”
“靳东,你别太自恋了。”王凯轻嗤打断他,“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没空也没兴趣玩以退为进,借机上位那套,也还不至于那么寡廉鲜耻。”
王凯顿了一下,冷静地注视着靳东说道,“过去我喜欢过你不假,现在不喜欢你也是真的。这种关系,开头是挺刺激的,但我现在已经腻了,如果你不想我讨厌你的话,也请你不要再纠缠不休了。”
靳东露出受伤的神情,他试图从那好看的圆眸中找出一点破绽。只可惜那双眼睛虽依旧清澈明亮,黑白分明,但再也觅不到一丝情意了。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王凯移开了视线,看了一下来电,是约好的杂志主编,“我就不送你了,我这边约了人谈事。”说着拿起电话起身走向阳台。
听得身后关门声响起,王凯暗暗松了一口气,草草结束了通话, 失神地抚摸着被遗落在茶几上的钥匙,匙柄上凹凸起伏的牙花泛着冷冽的光,仿佛是小怪物正呲着嘴,要用细而密的齿咬在他的心上。


其实王凯向来行事果决,只可惜在感情上就未免就有点拖泥带水。分手的念头很久前就已经有,起因是反反复复做同一个梦——一个小男孩儿仰着挂着泪的小脸,抓着他的裤腿,小声地啜泣着说“哥哥,妈妈让我来求求你把爸爸还给我们,你让我爸爸回来好不好?”,梦里那小孩儿的眼睛和他爸爸太像了,他无法不为之揪心难过,而每次醒了之后,负疚感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冲击着他的心。
梦里的事,王凯从没向靳东提起过,怕一说出口了,天平一旦失衡,就会彻底输掉了他。直到另一个小孩快出生,王凯才真正下了决心了断一切。
当时趁着靳东还在香港,他顺势清空了自己小半个家,把靳东留在这儿的衣服鞋帽、茶叶茗器,相机相框,仔仔细细地分类打包送走。 临了将斟酌好几遍的信息发了出去,不出所料,几分钟内,接连十几通的来电涌进来,王凯一次又一次机械地按断,最后直接关机。
无预警单方面宣布分手,还是远程模式,真的很操蛋,王凯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
期间,靳东在他生日那天寻了个机会赶回北京找过他,当时王凯知道他一直在生日会场外边等着,犹豫挣扎了很久,到底是没敢见,怕见到了他的脸就再也狠不下心说分手。
不过就今晚看来自己的演技比自己所以为的要好一点,就是还真没想到平生所学,有一日要用来欺骗他。
王凯自嘲般苦笑了一下,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黑方,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对着一面白茫茫的墙。那墙上曾经挂满了他俩的照片,有公开活动上的合影、私底下闹着玩的自拍、没有公开的剧照,都是当时靳东执意弄上去。当时王凯笑他土,拉低他房子装修的格调,靳东圈着他脖子用气音威胁说“这叫宣示主权,你敢摘下来试试。”
落地灯旁边那张单人沙发凳是王凯在法国看中订回来,靳东很是喜欢。有一次闹冷战,两个人都不愿意先服软,到了晚上,王凯一个人睡在空荡的双人床上,而靳东就拿着把松了弦的木吉他窝在那张单人沙发上练曲儿,就是死活不肯上床睡觉。王凯在床上听到靳东断断续续弹了七遍《花房姑娘》后,终于按捺不住起身拖着靳东回房上床 ,将年长的恋人压在身下,凑到他耳边训道: “弹什么花房姑娘,这时候洞房才是正经的。”
交往两年多的时间,但真正能见面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大概还不到两月。偷来的日子太过珍贵,彼此都恨不得用尽所有力气去爱。王凯不得不承认,一直以来对靳东的爱从没有消减过,反而是越陷越深,只是越爱他,失去他的预感就强烈,而这种预感快要把他自己逼疯了……
现在好了,自己亲手结束了这一切……不会再因为害怕做梦而失眠,也不会再被可怕的预感所折磨。
仰头又灌了自己一大口威士忌,环顾已被抹走所有共同生活痕迹的家,苦笑着想,如果所有记忆也能瞬时清空那该有多好……

临睡前,王凯将见底的酒瓶和其他垃圾一并包好打算扔在楼梯间的垃圾桶里。
结果一推开楼梯间的门,不锈钢的合页发出刺耳的“吱啦”,声控灯应声而亮,只见三个小时前被“请出去”的靳东坐在台阶边上,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猛地惊了一下,指间快燃尽的烟头掉在地上,抬头时都忘了先擦掉眼角的泪痕。
王凯愣了一下,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去看那人发红的眼眶,只走了两步,手腕一使劲把黑色塑料袋投进了垃圾里,正想直接转身离去的时候,靳东伸出手,扯紧了他的衣袖。
楼梯间的供暖不太足,靳东的手指被冻得有点发白,隔着衣袖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
王凯心里默默叹气,到底是不忍心看他如弃犬般的姿态,低声劝道 “这么晚了,别在这儿待了,让人看见了不好,快回去吧。”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靳东尴尬地松了手,说道 “王凯,我送你的那个杯子,你能还我吗?”
那个杯子是靳东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当年伪装者刚播了不久,他俩一齐接了个商业活动给宝格丽站台,活动很轻松,做完正事,还剩下许多闲暇的时间,晚上两个刚勾搭在一起的人,悄悄溜到一条僻静的老街约会。那老街不长,也无甚风景可言,但两人难得有独处的时间,谁也不舍得先开口说回去,只随意选了间不太起眼的陶艺馆进去。
那个杯子就是在陶艺馆烧的,拉坯施釉都是靳东一气呵成做好的,煅烧后,靳东还买了个颇贵重的金丝楠木盒,把杯子安置好。送给王凯时,靳东说是把这辈子都送给他,王凯嘴上嫌弃他人老梗也老,到手后倒是很珍惜地收起来。
收过的其他礼物,王凯都托人还给靳东,唯独这一件,王凯想了很久,最后没舍得还回去。没想到现在靳东会突然开口要,王凯也没理由再留着。
他让靳东在客厅里等着,自己进去储藏室拿杯子。不曾想,手刚碰柜子里的楠木盒,就被尾随而来的人狠狠地搂住了。
“王凯…你是真的打算不要我了吗?” 靳东想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一开口,声音还是抖的,眼睛又酸又肿,靳东大着胆子收紧了怀抱,试探着继续说“你要是没那么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我可以搬出去的,咱俩都先冷静一下,先别说分手,好吗?”
见王凯还是纹丝不动,靳东开始慌了,口不择言地说,“你要是不想谈下去,……那只把我当炮友可以吗?”说着就去扯他束在腰间的衣服,毫无章法地吻他的后颈。
王凯背对着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靳东的眼泪流进了他睡衣领口,手还探进了nei ku去抚摸他的xing qi。
看不惯靳东这般作践自己,王凯酒气攻心,无名火起,将手里的木盒用力甩在地上。
“嘭”的一声,那天青色的瓷杯从震开的盒子里滚了出来。靳东闻声身形一滞,停了动作。王凯转身紧紧拽着靳东的衣领,冷眼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毫无温度的声音,“你偏要在我面前犯贱对吗?好啊,我可以成全你!”

【东凯】吃醋记

ooc,傻白甜,无关真人。

“这边二十三根,上次是三十二的。”
王凯半趴在他男人身上兴致勃勃地用他好看的小爪子数他鬓边的银丝。
“我就说诃子浸水洗头好使,对吧。过两天继续洗”
靳东侧头看着王凯聚精会神两眼放光薅他头发小模样,觉得好笑。

新戏杀青不久,小野猫的头毛还没长回来,只好将护发的热忱全移到自己身上。

“笑啥呀你。又在瞎琢磨什么?”
“唉,我觉得你三天两头薅我头发,我不光白头发变少了,迟早变成李雪第二了。”
王凯停了下来,双手捧着他哥的脸,滴溜溜的眼睛里满是真挚。
“哥,我保证,顶多帮你薅成和情侣同款发际线,绝对不弄成李雪第二。”
“嘿,你这小子还来劲了。”靳东用手拍了下小崽子的臀部。
“盒盒盒盒盒…我错了我错了…”王凯边笑着边拱着身子闪躲着。
靳东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手又撩开T恤一下一下摩挲着他的腰……

咳咳咳,别摸了……不是我不想……可昨晚折腾完,腰还酸着呢。

“哥……哥……我觉得你又瘦了,脸比庄医生小一圈了。”
为了刹车,适时地说两句好听的很有必要。
“是嘛?说起这个,我演剧的时候那是被忽悠胖了。”
在腰上作乱的双手安分了下来。
转移注意力成功,王凯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比了一个小树杈。
“江湖险恶啊,同组的女演员为了上镜显瘦,自己不想着好好减肥,打歪主意给我带零食,想着等我胖了做对比,她自己也就可以显脸小了。你说都是同一个学校出来的,哪有这样坑师哥的……”
师哥……
糟了,一不留神说错话了。
空气中安静
王凯朝他哥瞪了一眼。
“哪有这样……坑校友的……”靳老师脑子转了转改口道。
王凯脸色稍霁,靳东试探着把手放到他后颈,继续顺毛。
故作可怜地说“那个……有时拍戏拍困乏就贪口了点,我这不才四岁嘛,还是个孩子,王老师原谅我呗。”
难得见他哥做低伏小的样子,王凯憋不住笑了出来,笑了两下,又努力绷了脸,左手半撑着身子,右手用手指沿着靳东的锁骨划了一条线。
“那你答应我几件事情,脖子以下的部分是专属于我的,以后拍戏不要随便露出来。”
靳东很配合地附和道:“王老师,教训的是,咱们应该以演技服众,不应以色相惑人。”
王凯忍着笑,继续说:“我不喜欢别人看到你在床上睡着的样子”
“行行行,我睡着了的样子拍起来其实也不好看。”
“还有……还有以后吻戏尽量借位拍。”
“好好好,今天我就整理一下王老师的要求,以后这几条都写进我接戏的合约里。王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靳东笑着掐了下小情人的脸。
“没有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靳东挑了下眉毛
“生扑是第几集啊?我要去观摩一下”
还以为给小猫顺好毛了,结果转头又被杀了个回马枪。
“这……我哪记得啊,都拍完大半年了。”
“你不告诉我,我找雪导问去”说着王凯作势要去够床头的手机。
靳东赶紧握住他的手,
“诶,这他也不记得了,他这会儿正忙着跟后期呢,咱就不给他添乱啦。”
讨好般亲了一下他的小爪子。
“哪有什么生扑,我跟你说,庄恕当时就锁门了,陆晨曦就吃了个闭门羹。再说了,我这辈子就只有一次被生扑过啊。”
“啊?怎么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
“两年前吧,一个小演员,长得还挺好看,我们一起上节目,正玩着玩游戏呢,突然跳我上来搂着我,腿都挂我腰上了”
王凯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好啊,靳老师,你敢臊白我……胆子够大的。”说着就把手探进了靳东的衣服,去挠他腰间的肉。
靳东忍住痒,任由他玩闹,过来一会儿,见他还不准备消停下来,干脆双臂穿过他腋下,一提溜上来,摁着后脑就亲了两下。
这两下亲的又重又响,王凯对视着靳东满溢爱意的双眸和他上挑的笑纹,霎时间就静了神,定了心,他趴俯在年长恋人胸前,听他怦怦而动的心跳,须后水清新的味道和他男人独有的气息萦绕在呼吸之间。
此刻满腔的温情让王凯有了倾述的勇气和欲望。
“现在回想起来,在录节目的时候如此妄为真的有点傻气,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要是不冲动一点,我们就会错过彼此。”
这话听得靳东心中一颤,不由自主地圈紧了怀里的人。
当年的他确实处于踟躇和犹豫之中。
不是看不见师弟眼中的爱慕,更不是未曾心动被吸引过。
只是……只是王凯太好了,干净澄澈如一泓清泉,令他不忍也不敢随意染指,加之当时王凯刚崭露头角,演艺之路总算是有了一丝曙光,如贸然重新定义和他关系,难免会让他的事业蒙上阴霾,埋下隐患。
然而即便摩羯座是天然的现实主义者,最后却无法去说服自己辜负这份深情,也无法抵抗彼此的吸引。
忆起往事,靳东不禁喉头发颤,“凯凯……谢谢你,谢谢你当初的勇敢。”
“嗯,还有呢?”
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发旋。
“我爱你。”


表情包请自取